幸运彩票西安重工裝備制造集團有限公司

幸运彩票

幸运彩票


          
          歡迎光臨西安重工裝備制造集團有限公司!
          您當前的位置是:西安重工裝備制造集團有限公司 > 員工風采 > 詳細内容
          西煤機生産一線的“硬核”天車工

          作者:息惠利 何亞軍 時間:2020-02-27 浏覽次數:78


          “小付,第一跨吊活”“镗床TPK6513吊活”“第三跨翻活”……從西煤機公司複工第一天起,西煤機公司機加一分公司複工人員群内滾動着這樣一條條類似卻不相同的消息。

          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小付的人,名叫付佳英,34歲,是西煤機公司機加一分公司的一名天車工。戴着眼鏡的她,看上去文靜、纖弱,卻有着高度的敬業精神和極佳的工作業績。

          幹好工作是對疫情最好的貢獻


          受疫情影響,機加一分公司原來每班6名天車工,到崗正常複工的隻有付佳英一人。由于天車操作是特殊工種,車間大多數設備都是高端大型機床,吊裝的也基本是異形大體積高重量工件,最重可達十幾噸,不允許無證上崗操作天車,那麼原來6個人的工作量就隻能由一個女同志來完成。

          分公司經理趙勇有些擔心地打電話問付佳英“有什麼困難?一個人可以不?”

          “沒問題,趙經理,我是一名普通人,幹好工作就是對疫情最好的貢獻。”付佳英肯定地回答“就是有時得讓大家稍微等一會,我需要幾跨來回吊。”

          趙勇感慨地說“小付,辛苦你了!一定要注意安全,累了就休息一下。” 

          2月17日,回到工作崗位的付佳英發現分公司已經為車間、更衣室等地消了毒。班長在班前會上,講了疫情防控的措施和複工複産的重要性,并說明了公司緊急訂單和近期的生産任務,了解到這一切,付佳英心裡是又着急,又充滿了幹勁。

          在仔細檢查了設備後,付佳英啟動了天車,在工友們把需要吊起的部件捆綁好後,她再次啟動天車,天車準确的到達作業現場,在工友手勢下,部件分毫不差到達預定位置。

          吊完第一跨,又趕到第二跨……217日複工第一天,付佳英在機加一車間來來回回走了32千多步,晚上9點多下班時,接過丈夫馮立遞來的水杯,才發現長時間走動和站立腿和腳都出現腫脹情況。她的愛人馮立是機加一分公司的一名劃線工,本來可以按時下班,卻因為等妻子一直到晚上。看見丈夫滿臉的心疼,付佳英卻開心的笑着說“這個特殊時期,咱也不能掉鍊子是不?你看,我這樣也算是鍛煉身體,你也要加油哦!”

          近日來,她平均每天吊裝一百多次,上一分鐘她還在車間的第三跨,下一分鐘她就在趕往下一跨的路上。就在剛才,她還在為30多名一線操作工及質檢員進行吊裝服務。     

          奔走在車間裡的靓麗風景線


          問起付佳英家裡情況,那張文靜的臉上瞬間有了挂念,她說“最近回去晚,也沒陪孩子,看孩子作業完成情況,幸好有婆婆照顧。”付佳英和馮立有個四歲半的兒子,年前,婆婆從戶縣來到西安過年,趕上特殊時期,婆婆看着兩個人開始忙碌,就說“你們該忙就去忙,家裡有我呢,孩子我來管。”

          其實,付佳英平時工作就很積極主動,始終能站在工作大局考慮問題,車間有時需要上通宵,天車工排不過來班,她總能第一時間頂上去,年休假幾乎沒有休過。記得那一次她剛生完孩子不久,産假都沒休完,一聽到車間天車工人手不夠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找領導要求返崗工作,為分公司解決了生産的燃眉之急。她先後榮獲公司“四有”職工、愛崗敬業模範職工等榮譽,她還在西煤機公司天車工比武中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績。

          “我雖還不是一名正式黨員,隻是一名積極分子,但在這關鍵時期,我必須踐行我向黨組織遞交的入黨申請書,用一名黨員的标準要求自己,我必須和工友們一起堅守在生産一線。”付佳英堅定地說。

          天已經慢慢黑了下來,燈火通明的廠房内,依然有個身影在來回奔走。“這些配件是加急件,也有出口機組的配件,交貨時間不能耽誤啊。”自西煤機複工以來,付佳英就這樣專注、自信、敬業地工作着,絲毫不遜色于“須眉”。

          即便是,晚上回到家腿和腳疼痛的讓她難以入睡、輾轉反側到淩晨,她也沒喊過一聲苦,叫過一聲累。第二天的清晨,她依舊面帶微笑地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按她的話說“每天八點多到崗,也沒幹啥大事,就是工作中那些事,就是幹的比以前多了幾倍,認認真真一件一件幹完了,也就天黑了。我隻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付佳英告訴筆者“疫情爆發以來,許許多多人沖在抗疫一線,我是一個普通人,我不能向醫護人員那樣奔赴一線,我所能做的就是幹好自己的工作,當好制造企業上的那顆‘螺絲釘’。我想這就是我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擊戰最實際的行動。”(息惠麗  何亞軍)